缅甸的民族和解与和平进程不会一帆风顺

2018-11-24 作者:情郞小世界   |   浏览(200)
林锡星博讯
 在缅甸,“民主”与“民族和解”是两回事,但民族冲突反过来会阻碍民主进程。缅甸不可能因为 “民主”了,“民族矛盾”就迎刃而解。缅甸的“民族问题”要比“民主问题”更复杂。昂山素季在与军政府对抗时,少数民族反政府武装支持她,因为他们是同路人。如今,昂山素季政府与军事集团 “和解”,反政府武装并不会因她的影响就放下武装,立即同政府和解。“民主”不是反政府武装的根本诉求。少数民族反政府武装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冲突其实是利益问题,也就是经济问题,而不是什么“民主”问题。1988年军政府上台特别是缅共瓦解后,军政府与18个反政府武装中的17个达成停火协议,两者相安无事,为什么呢?因为军政府在少数民族反政府武装地区成立了许多“特区”,这种“特区”是政府与反政府武装未达成正式协定之前的一种临时性安排。反政府武装在“特区”拥有先前的一切权力,只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武装集团之间不能互相结盟。2010年缅甸制宪,要把反政府武装收编为边防军,战事又沉渣泛起。 
 
    登盛政府制定“国内和平进展三步骤”:第一步,与非缅族众原住民武装力量签订停战协议(NCA),第二步,在众停战区实践经济发展蓝图,第三步,所有政治问题一律提交人民议会民主表决。
    但昂山素季上台后,采取以“彬龙会议精神” 促民族和解的策略,也就是重蹈她父亲走过的路。如今出现坎坷与当年独立统一的方式有很大的关系,留下了不少隐患。
    当年以昂山将军为首的缅族独立军在经过引日军入缅,后又与英军合作赶走日军的复杂过程后,于1947年赴英国伦敦要求给予缅甸独立。当时英国认为,缅族不能代表整个缅甸地区,要求除非获得各民族势力的同意,方能给予独立。此前,克钦族群也曾3次单独向英方要求独立,但均不被允许。 
    在此情况下,昂山返缅后,积极联系各少数民族代表,最后与密支那和八莫(当时尚无克钦邦)的克钦族代表、各掸族土司与钦族代表召开了彬龙会议。会上,昂山表示,各民族如不团结一致将不可能获得独立;承诺建立联邦国后,少数民族如受到不公平待遇,可脱离联邦。获得各民族代表的同意后,作为会议的成果,《彬龙协议》规定,各少数民族在其民族地区拥有“百分百”自治权,并且同意将密支那和八莫地区合并组建为克钦邦。当时克钦QA提出要建立包括缅甸克钦邦、中国境内景颇族地区和印度克钦族居住地区在内的“大克钦国”,后来经过妥协,克钦放弃原来要求,在昂山将军的调和下召开“彬隆会议”,建立起高度自治的联邦制国家。
    由于彬龙会议的成功,缅甸于1948年1月4日获得独立,掸族人赛瑞泰成为缅甸独立后的首任总统。同年1月10日,克钦邦成立。但由于实际掌权的缅族总理吴努以及后来政变上台的奈温将军都奉行“大缅族主义”,各民族地区并未获得应有的自治权,各地于是开始出现反政府民族武装力量,有反政府民族武装根据宪法规定10年后可选择退出联邦条款要求独立。奈温将军政变,废除宪法,推行“一个政党”、“一个民族”政策。
     克钦独立军与缅甸军政府于1994年达成停火协议,缅甸政府将该组织控制的地区设为特区,承认其管辖权。2004年至2007年,克钦独立组织(KIO)派代表参加了缅甸政府主持的制宪大会,并对2008年宪法以及2010年首次大选都采取了默认态度 。www.9992019.com
    2009年,缅甸前军政府为准备次年的全国大选,要求各民地武改编为中央政府领导的边防军。势力较小的民地武都接受了改编,但势力雄厚的民地武一律拒绝了政府的要求。2009年底,果敢同盟军被政府军击溃后被改编为边防军。包括佤邦联合军与克钦独立军等民地武与政府的关系陡然紧张。 
    克钦独立军要求按照彬龙会议精神,赋予克钦族“百分百”的自治权,即实行“美式”联邦制。然而这就会对整个缅甸政治结构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因此缅甸政府不可能答应这个要求。另外双方对和谈的具体安排也无法协调。缅方认为双方应先停火、后进行政治谈判,而克钦方面出于对缅方的不信任,要求先进行政治谈判,达成共识后再停火。
     昂山素季政府上台后,她想继承父亲遗产,在有限的岁月里,用“彬龙会议”精神来促进民族和解,并在全国各地建昂山雕像。但事与愿违,缅甸各地的昂山雕像加剧了族群疏远风险。昂山将军是昂山素季的父亲,在缅甸大部分地区都很受欢迎,特别是在缅甸主要大城市。然而在少数民族占主导的边境地区,批评者称这些塑像是“缅化”的标志,他们更愿意看到属于自己民族英雄的塑像。
     自1948年缅甸从英国获得独立以来,少数民族一直不信任以缅族为主导的中央政府,因为《彬龙协议》规定让少数民族“完全自治”,但该协议从未兑现。几十年的军政府统治加剧了这种不信任,特别是缅军同民地武的残酷战斗,尽管采取了一些和平行动,但大部分战斗仍在继续。www.9992019.com
    近来缅甸政府与民地武正在泰北清迈进行新一轮谈判。目前民地武分成两类: 一类是已与政府军签署停火协定(NCA) 的 ,另一类是尚未与政府军签署停火协定的,即北方联盟,势力很大,例如克钦独立组织(KIO)和克伦尼(KNPP),势力最强大的佤联军(United Wa State Army) 却根本没参加讨论。大多数签署NCA的组织并未对这个国家构成威胁,也不控制任何重要领土,而那些的强大的好勇斗狠的组织却尚未签署NCA。www.9992019.com
    停火协定(NCA) 是前登盛政府的遗产,由登盛一手操办,后来昂山素季政府继承了下来,实际上昂山素季在和平进程上并无取得多大进展。
    当前缅甸政府与民地武在泰北清迈进行广泛的商讨,讨论议题主要集中在“退出条款”。这是一个敏感问题,军方是坚决反对“退出条款”。实际上政府与民地武签署的停火协定(NCA) 并没有涉及到“退出条款”,如今把已与政府签署停火协定(NCA) 的 和尚未与政府签署停火协定的都揍到一块谈“退出条款”,遭到后者的质疑。
    其间军方又提到建立统一的军队问题,民地武对此并无异议,但提出如何组建需要深思熟虑。缅甸军方与民地武之间的根本性观念通常是互不相容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缅甸的民族和解与和平进程不会一帆风顺,目前还很难评估。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